笔墨谷>穿越>魈空 > 筑巢
    魈只听见一声“好。”直起身子,一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空,一边用牙齿咬下手套,掀起空的短褂,两点红缨暴露在空气中,微微凸起。

    空羞涩地撇过头,默许。长发上的晶核,被拆解下来放到一边,盈盈的光照亮了暧昧的巢,也照亮了仙人昳丽的眉眼。

    仙人俯下身,炽热的唇在旅行者白皙的颈肩留下一个个红痕,一路吻上空的红唇,便凶狠地舔舐,舔开唇缝,舌尖强势入侵,在旅行者口中肆意搅动,勾住软舌,不停吮吸。同时,带有些许老茧的手顺着腰线抚上小奶丘,不停揉捏着。

    一阵酥麻感从胸口处传来,忍不住发出阵阵呜咽声。大腿处被炽热的硬物直直抵住,不住得轻蹭,将空涣散的思绪烫回。

    纯情的仙人从未经历过情事,下身胀痛的厉害,却找不到发泄的方法,只能凭借直觉轻蹭。

    空看着不得其法的魈,将彼此身上的衣物剥去,忍住羞涩摸向抵在腿间的炽热。

    刚握住,空便感觉到压在身上身躯一颤,接着手中的硬物更用力的抽插。魈舒爽的喘息声,勾得空更加努力地安抚。

    魈终于松开被蹂躏成玫瑰色的唇瓣,转向空平坦的胸膛,在晶核微弱的荧光下,空看着平日里清冷的仙人,伸出艳色的舌舔向自己乳尖,从仙人变成勾人心魄的妖魔,而他心甘情愿被吞噬殆尽。

    魈一口含住微微立起的乳果,舌尖时而重重舔过,时而轻轻打转。小小空控制不住的抬头敬礼,快感从尾椎骨传来,身后的的小嘴也逐渐湿润,但空知道这还不够。涨红着脸,张开双腿,将手伸入下面的小嘴,慢慢给自己扩张。淅淅沥沥的水声在安静的房间里,显得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终于,扩张到四个手指,空抽出沾满粘腻的手,将双腿盘在仙人劲瘦的腰上,把手里的粗大对准稚嫩的穴口,小嘴嘬吸着龟头,强烈的刺激感让仙人猛地挺腰进入,紧致的嫩肉一圈圈地包裹舔舐着他的粗大,快感促使魈不停地捣弄。

    被进入的刺激感还未消退,嫩肉被不断摩擦的快感又席卷而来,“魈,啊~,魈,停下,慢呜——慢点呜嗯~”

    伴侣的呻吟只会更加刺激发情的雄鸟,体内的巨大愈发肿胀,魈直起身体,双手掐住空的细腰,用力往胯上按去,猛地顶到底,又全根拔出,柔软的小腹隆起肉柱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呜~,魈,怎~怎么又嗯啊~”空实在是承受不住以此激烈的做爱,往日明亮温柔的眼睛盛满情欲的泪,玫红的唇瓣溢出诱人的呻吟,受不住地伸手抵住魈的小腹。

    魈顺从地拔出自己的欲望,握住空的腰间将人翻转过去,跪伏在床,接着整个人压上,重重捅入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势进的更深了,空腰眼一麻,呜咽着向前挪动,想要逃离这溺死人的情潮,却被身后的仙人一把按住,身下的灼热势如破竹的捅开湿淋淋的穴肉,进到最深处。

    “嗯~好深~,被,要被,啊魈捅穿了。”空眼前一阵泛白,身子紧绷,身下的性器摩擦着被子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空被快感浸润,浑身软绵已无力抵抗,只能呜咽着承受仙人积攒千年的欲望,一遍遍地被不停碾过被不停地冲撞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仙人一次比一次近的深入一下,比一下插的用力,整个人伏在空的身上,轻咬着空的耳垂,呢喃道“要生蛋。”几下重重的撞击后,魈将自己牢牢的固定在空的最深处,微凉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出,狠狠地拍打在内壁上。